保监会新规能否破解“理赔难”顽症?

摘要:随着国内汽车市场快速发展,机动车保有量猛增,车险理赔难已成为社会普遍关注的热点。
为解决国内保险业存在的理赔难、销售误导、服务质量不高等问题,中国保监会日前下发《关于做好保险消费者权益保护工作的通知》,全面加强消费者权益保护,车险理赔难成为…

5月起,修改后的《机动车交通事故责任强制保险条例》正式实施,不再规定只有中资保险公司才能从事交强险业务。截至目前,已有多家外资保险公司涉足商业车险品种。

   
随着国内汽车市场快速发展,机动车保有量猛增,车险理赔难已成为社会普遍关注的热点。

打破垄断能否给服务备受诟病的国内车险市场带来改变?多元竞争能否带来服务提升,化解“理赔难”这一困扰车险行业多年的痼疾?

   
为解决国内保险业存在的理赔难、销售误导、服务质量不高等问题,中国保监会日前下发《关于做好保险消费者权益保护工作的通知》,全面加强消费者权益保护,车险理赔难成为整治重点。通知明确提出要简化车险理赔手续,修改完善车险条款,从源头上减少争议的产生。

外资“鲶鱼”进入交强险市场

   
保监会剑指车险市场乱象,能否切实保护消费者权益,改变车险“理赔难”顽症?

我国已成为世界汽车产销第一大国。2011年,汽车保有量首次突破1亿辆。初步进入“汽车社会”的背后,是交通事故纠纷不断增长,车险“理赔难”受到普遍关注。

新萄京赌场2757com,    车险“理赔难”成投诉热点

关于车险投诉的焦点问题,上海市消费者权益保护委员会秘书长赵皎黎指出,车险理赔难集中表现为“理赔手续多,理赔周期长,给投保人造成了极大不便”。

   
随着中国汽车数量的逐渐增多,车险市场也随之发展。数据显示,2011年中国汽车销量增速仅为2.45%,但车险市场增速超过16%,而2010年的车险市场增幅更是高达40%。车险已成为最重要的产险种类,占产险总量的七成左右,车险理赔难的现象也随之凸显。

实际上,多年来,保费高、赔额低、理赔难等情况在国内车险市场屡见不鲜。更为严重的是,一些保险公司为了保障利润,设置障碍导致理赔过程极其繁琐,而且赔偿额常常达不到4S店提出的修理标准,一些车主怕麻烦,放弃了要求保险赔偿。

   
据上海消费者权益保护委员会消息,2011年上海消保委接到的汽车业务投诉中,有四分之一与车险理赔难有关。

中国质量协会、全国用户委员会公布的2011年度保险业客户满意度测评显示,保险客户最不满意的正是“保费高”和“理赔难”,高达63.7%的受访者称不愿增加保费或购买新险种消费者正在关注,市场能否更规范?

   
关于车险投诉的焦点问题,上海市消费者权益保护委员会秘书长赵皎黎指出,车险理赔难集中表现为“理赔手续多,理赔周期长,给投保人造成了极大不便。”

为进一步开放市场,4月30日,国务院公布了《国务院关于修改〈机动车交通事故责任强制保险条例〉的决定》,不再规定只有中资保险公司才能从事交强险业务。5月1日起,该《决定》正式实施。据了解,此前已有外资保险涉足国内商业车险品种。

   
定损是保险公司与车主较容易发生纠纷的环节。郑先生告诉记者,一次他的车被追尾,经鉴定,肇事者负全责。后来保险公司定损为7500元,而4S店报价为12000元。中间差价主要是源于部分零件保险公司认为维修即可,而4S店则认为这些零部件需要更换。“投保时候要足额保,旧车也要按新车价,但出险赔付却不足额赔,明显不公平。而且问了一下,很多车主、4S店都有类似的经历。”郑先生说。

业内人士分析,保监会已经明确表态要治理“理赔难”等车险市场乱象,并已经出台了一系列改革措施,本次允许外资保险企业涉足交强险市场,也是体现用“组合拳”打击原先市场不公平行为,打破垄断的交强险市场,有望整体提升服务水平。

   
业内人士透露,造成这种现象的直接原因是保险公司赔付主要是基于“恢复性原则”,即能恢复到保险事故前的状态即可,所以这与维修方的结论并不总是一致。究其根本,还是由于汽车配件更换没有明文规定,车险理赔标准的弹性比较大。

理赔争议背后是“霸王条款”?

   
针对此类问题,近期公布的《关于做好保险消费者权益保护工作的通知》中指出:“要修改完善车险条款,定细定实权利义务,特别是在理赔实务中易引发争议的车辆维修厂商、零配件来源、部件修换等问题,在合同中要予以明确,从源头上减少争议的产生”。业内人士分析,由于车险条款涉及面较广,所以从制定到成文出台还需要一定时间。

随着外资保险涉足交强险,车险业务全面进入“中外大战”。多元竞争能否带来服务的改善?

    保险公司的服务系统有待提升

有专家表示,外资介入带来服务选择的多元化,有助于化解车险市场中的“霸王条款”,如获赔认定不清、服务程序繁琐等。

   
推销时狂轰滥炸,理赔时手续繁复,这是大多车主都遭遇的现象。上海车主潘先生说,自从买了车,车险问题始终让他困扰,“譬如,车险还有几个月才到期,已经不断接到各种电话推销新一年车险,而且各类公司、各种品牌都有,不厌其烦,车主信息泄露,电话无序推销已经见怪不怪;但买了保险后,却发现推销时候那些服务承诺很难兑现,出险理赔异常麻烦,有时候耗不起时间精力,只能自费修车。”

复旦大学企业研究所所长张晖明认为,外资介入对提高保险业的服务态度有促进作用。目前车险市场同质化竞争较严重,中资保险需要改善服务态度,优化保费定价。“如目前较集中的定损纠纷,涉及保险公司、4S店和保户三方利益,容易出现争议。”

   
目前一些不尽合理的车险条款也为车主理赔造成不便。华东政法大学教授、保险法专家方乐华说:“部分保险公司以‘免责条款’为由,拒绝履行代位求偿责任,或者让车主去指定维修店维修。从法律上讲,这些规定并不合理,难以让投保人满意。而投保人要与保险公司讨价还价是很困难的,毕竟投保人时间、精力都很有限。”

据了解,车险理赔异议还表现在费率及获赔额度上,如将旧车作为新车计算保费、限定每年的申请理赔次数。“按责任赔付”“无责任不赔”更屡屡成为拒赔的护身符,北京、江苏、重庆等多地车主均曾因此与保险公司对簿公堂。

   
上海汇业律师事务所律师吴冬分析,车险理赔难还与保险公司体系有关。因为车辆事故双方往往属于不同的保险公司,甚至是不同省份的保险公司。发生事故后,两方保险公司在责任金额分担比例以及资金结算上往往存在矛盾,这也延缓了理赔的处理时间。

也有消费者向记者反映,强制险种搭售商业车险的情况不在少数,购买时甚至未被告知可不投保哪些险种。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