投资型保险遭遇“寒流”

新萄京赌场2757com,2008年对于保险业来说,经历了雪灾、地震、暴雨等自然灾害与金融危机的多重洗礼,巨灾保险呼之欲出、保监会加强偿付能力监管、银行参股保险公司破冰、投连万能等投资型保险急流勇退……接受挑战的同时,保险业更面临前所未有的机遇。
  车险“见费出单”
  今年年初,北京率先实施车险“见费出单”。此后,济南、广州、上海等地也陆续实施。保险公司财务系统根据全额保费入账收费信息,实时确认并生成指令后,业务系统才可正式出单。
  见费出单前,车主通过保险中介机构购买车险后,将保费交给中介机构,中介机构与保险公司采取定期结算的方式结算保费,在此期间,中介机构或代理人截留甚至侵吞保费的现象时有发生,影响承保利润,也极易造成理赔纠纷。见费出单的实施对于车主和保险公司来说,安全性大大增加,有利于规范车险市场的乱象,车险中介面临洗牌。
  期待“巨灾保险”
  1月10日以来,南方地区遭遇罕见雨雪冰冻自然灾害,据国家发改委数据,年初的雪灾造成直接经济损失达1516亿元人民币,但保险补偿只占雪灾损失的2%左右,5·12汶川特大地震直接经济损失达8451亿元,但保险公司的赔偿还不到整个损失的2%。两次自然灾害对保险业影响有限,雪灾对中国人寿、平安、太保集团业绩影响仅为1%、1.2%、3.2%。
  面对这样突如其来的灾害,巨灾保险的推出迫在眉睫,由于风险高,保险公司对巨灾保险的态度并不积极,政府有责任与险企共同推进巨灾保险制度,来分散巨大灾难风险。
  保险竞争格局变化
  华尔街金融危机进一步恶化,国际保险巨头美国国际集团(AIG)面临破产边缘,9月16日,美国政府同意为其提供总额为850亿美元紧急贷款,之后又追加到1500亿美元,AIG旗下美国友邦保险公司在新加坡、香港等地出现大面积退保潮,但并未在中国内地引起连锁反应。此后,AIG宣布将出售美国友邦保险公司亚洲区保险业务、AIG仍保留其多数股权。
  AIG的岌岌可危启示中国保险业,随着投资渠道的放开,应有效加强自身风险管理,优化监管机制,同时,健全保险信用评价体系,完善保险信息披露制度。随着亚洲最大保险公司AIA股权的出售,亚洲寿险竞争格局或生变化。
  银行参股保险公司   2008年9月,保监会正式公布《保险法
(修订草案)》,其中一大亮点是,拟扩大保险公司经营范围,为“金融混业”留出发展空间。
  今年6月,工行、建行、交行、北京银行4家银行获银监会批准,试点参股保险公司,拉开了银行与保险公司混业经营的序幕。4家试点银行名单将送达保监会,待保监会审批并递交国务院批准后将最终成型,参股相关细则将由银监会和保监会共同起草制定。
  金融混业是大势所趋,银行获准参股保险公司将是一个起点,对于获参股的保险公司来说,混业经营将更有助于银保合作的深化,有利于其中短期内保费的大幅增长。但金融机构在踏上混业经营的道路前应充分风险考虑,切勿盲目。
  投资型保险收缩
  资本市场持续走低,投连险尤其是激进型账户出现严重缩水,有的账户甚至浮亏达到60%,万能险结算利率在上半年冲高后,受降息及平滑准备金所剩无几影响,下半年结算利率持续下滑。上半年投资型保险保费收入开始下滑,部分保险公司收缩投连险战线,有保险公司投连险从银行下架。
  尽管伴随下半年银保渠道的收缩,保费增长趋于放缓,但对于保险公司来说未尝不是好事,随着资本市场的持续走低,投资型保险收益也将下降,保险公司退保压力将上升。另一方面,保险公司通过产品策略转型,分红、健康、意外险将成为明年重点推广产品。(乔倩倩)

险资:高台跳水之险
  截至2008年11月底,保险资金实现投资收益930多亿元,与去年近2800亿元相比,收益大幅下降。其中,银行存款和各类债券占比为86%,比年初上升17个百分点;股票和基金占比11.7%,下降超过15个百分点。
  2007年保险资金运用平均收益率达到空前的高位12.17%,收益是之前5年的总和,其中大部分收益来自股市投资。但保险公司还未从丰收的喜悦中缓过神来,便遭遇了股市的跳水,直接将2008年投资收益打入低谷。
  这种先喜后悲的戏剧性变化在中国平安身上集中展现。中国平安在2007年末二级市场花费238亿元成为富通集团的单一最大股东,被视为保险企业资金出海的典范。没想到进入2008年后,自以为成功抄底海外金融集团的中国平安,却成为替别人解套的“冲头”,富通的这个底变得深不可测。富通股价节节败退,平安的账面亏损也在不断扩大,终于在2008年第三季度针对该案提取157亿元的减值准备金;然而,随着富通集团股票市值的下跌,中国平安的浮亏一度超过220亿元。截至12月26日,国内A股金融行业股价最高的中国平安,其股价比去年同期下跌了约74%。
  其他保险公司的资金没有出海,虽未遭遇像中国平安这样的大劫,但也饱受国内股市跳水带来的痛苦,中国人寿、中国太保两家上市公司的公告也显示收益大幅下滑;其他未上市的保险公司中,保险资金获准入市较晚者,其股票市值距离成本价也越来越遥远。
  当然,保险资金运用带来的并非都是沮丧,也还有希望。例如保险资金大量涌入了银行和债券低风险渠道。进入第四季度,饱受偿付能力和产品投资回报压力的保险资金,一直在反弹行情中寻找机会。数据显示,保险资金在银行、食品、地产等行业留下了大笔买入的痕迹,且相中的都是行业中的龙头企业。
  明年,保险投资的渠道有望进一步拓宽,不必都挤上股市这个独木桥。目前,全国保险资金的总规模接近3万亿元,属于长期稳定的资金类型,背后是千千万万老百姓的保障,需要更多的资金运作渠道进行分散投资。
  国家有关部门提出,要鼓励保险资金购买国债以及符合条件的公司债和企业债,引导保险公司以债权方式投资交通、通讯、能源等基础设施项目和农村基础设施项目,稳妥推进保险公司投资国有大型龙头企业股权。对此似已先期打下良好基础:2008年第三季度,保险资金在新型渠道的运用余额已达到1077亿元,占全部资金运作余额的3.7%。
  车险:拖累产险盈利
  2008年1月至11月,上海车险保费收入66.36亿元,占到产险业务收入的50%以上。当投资收益可以忽略不计时,车险业务是否能产生承保利润直接关乎整个产险的盈利命运。2008年,车险盈利况并不乐观:交强险的责任限额扩大;手续费竞争让该业务面临无利可图的尴尬;同时,还面临着自然灾害、应收保费额大等风险。
  2008年伊始,在“暴利”传闻的重压下,保监会大幅调高交强险的各项责任限额。调整后,车辆在道路交通事故中有责任的赔偿限额为:死亡伤残赔偿限额11万元、医疗费用赔偿限额1万元、财产损失赔偿限额2000元。这种调整势会增加保险公司的赔款支出。
  2007年底以来,财险公司车险业务对中介机构的依赖程度不断增强。在上海,中介业务所占比例高达75%。新产险公司加入后,迫切需要在市场上立足,提高给中介的手续费就成了简单的方法。于是,在激烈竞争下,上海车险手续费一路飙升至40%以上的水平。
  实际上,除了未到期责任准备金之外,手续费已经成为上海各家财险公司增长最快的支出项目,严重影响到全年盈利能力。与此同时,受年初的雪灾影响和交强险责任限额的调整,2008年上海车险赔付金额增幅达到45%;简单赔付率已接近7成,与去年同期相比上升10多个百分点。
  2008年8月,上海的保险监管部门终于出手,整治车险市场,20多家财险公司再次签订“车险自律公约”,执行15%+4%的手续费政策。此次,监管部门加大了车险手续费违规现象的处罚力度:对于违规情节严重的公司,第一责任人将被罚款乃至责令撤换,并停止车险业务最长可达3个月。
  车险中介对保险公司的掣肘不仅表现在手续费压力上,还有应收保费。为了降低应收保费的风险,全国推行见费出单制度,北京1月份就开始实施。12月8日,上海正式实施机动车辆保险“见费出单”管理制度,覆盖所有经营车险业务的保险机构和交强险、商业车险及其附加险等全部车险业务。见费出单的实施,降低了财险公司车险经营风险,切实保护了广大车主利益。
  虽然,监管部门连续出台多项政策、法规,整顿上海车险市场经营秩序,但对于挽救财险公司年终盈利,仍显得为时已晚。记者从沪上多家中资财险公司了解到,受车险业务销售成本和赔付金额增加的影响,公司年度亏损局面几成定局,唯有在业务规模上做最后冲刺。
  银保:年中紧急迫降
  2008年上半年,银保业务出现了爆发式增长。后来因为担心销售误导现象加重、保险资金投资回报和明年保费增长持续等问题,下半年保险监管部门对银保业务实行了“紧急迫降”,各寿险公司迅速给银行销售的万能险、投连险等降温。
  尽管如此,银保仍然推动了整个保险业的快速增长,从全国数据来看,截至11月底,全国人身险保费收入6991.4亿元,同比增长51.8%。
  从上海数据来看,2008年上海寿险市场排名前6位的公司,也是银保业务收入排名前6位的公司。其中,新华人寿上分凭借35.09亿元的银保业务,一举超越太保寿险上分和友邦上分,跻身寿险前三甲行列;人保健康银保的35.39亿元收入,帮助其坐稳上海寿险第4的位子,比去年底上升7个座次。
  除此之外,人民人寿、国华人寿、正德人寿、招商信诺等上海市场的后起之秀,也从银行渠道获取了可观的保费收入,成功超越民生人寿等一批市场先行者。其中,人民人寿上分6月份银行保险收入达3.2亿元,正德人寿和国华也在第三、第四季度分别取得单月过亿元的银保业绩。
  12月18日,上海针对银行渠道新型寿险产品销售过程中容易出现问题的环节,推出《上海市银行渠道新型寿险产品服务承诺》,定于2009年1月1日正式实施。《服务承诺》包括不故意阻碍投保人履行如实告知义务;不代替投保人或被保险人签署投保单及保单回执;不隐瞒投连万能费用扣除及投资风险;不隐瞒责任免除、犹豫期及退保损失;不使用非经公司统一印制的宣传资料;不承诺超出保险合同保证的投资收益等六项承诺。
  为确保《服务承诺》实施效果,上海制定了与之配套的“银行渠道新型寿险产品服务监督表”,要求投保人阅读签字以监督销售人员的销售行为。若未做到承诺内容,保险公司将全额退还投保人所缴保费。
  当投资型的银保增速放缓,回归保障随即成为保险公司的另一张“王牌”。目前,银行的保险销售柜台上,更注重保障功能的健康险、意外险成为最普遍的产品,附加分红功能使其在降息通道中,具备更强的吸引力。2008年前11个月,上海银保业务实现保费收入187.29亿元,同比增长92%,占寿险总保费收入的44%,对保险公司全年寿险市场座次的排定起了决定性作用。
  中介:直面业务收缩
  保险中介数量快速增加,2008年继续保持盈利,可是背后隐藏的风险不容小觑。
  目前全国专业中介机构2143家,兼业代理机构14万家,营销人员240万人的队伍,在保险业发展过程中发挥着重要的作用。整个中介行业的效益不断地好转,盈利能力不断地增强。从2006年开始,保险专业中介机构首次实现了整体的盈利,2008年前9个月,专业中介实现销售利润1.9亿元。
  但中介机构良莠不齐的态势依旧明显。华康、明亚、江泰、中怡、东大等中介机构市场份额稳定,这些有规模的代理或经纪基本占据了中介市场近一半的业务。而相当一部分保险中介机构经营状态不稳定,专业化水平不高,其中有一批专业中介机构最终不得不因经营不善而退出保险市场。2008年前三季度,全国共有130家专业保险中介退市。
  2008年,随着银保收缩和见费出单的实施,中介渠道在寿险和车险领域的话语权受到挑战。因为手续费走向标准化,车险中介的生存空间受到限制,有的车险中介一度出现资金链断裂等经营问题,而电话车险等直销模式的出现再度暴露出部分车险中介单一化经营的局限。
  中介的经营风险只是一方面,部分中介因濒临关门窘境,为此不惜铤而走险,违规求生存,这成为2008年保险监管的又一重点。在2008年进行的“全国中介市场摸底普查工作”中,保监会共警告保险中介机构42家,保险中介机构人员21人;被罚款保险中介机构92家,罚款金额共计248.4万元;吊销了24家保险中介机构许可证。
  11月,上海保监局也开出四张中介罚单,并发布风险提示公告,请公众举报保险中介涉嫌非法集资的违法违规行为。保监会相关人士也表示,保险中介2008年事实上出了一些有风险的问题,有些公司借着创新搞非法集资、有些公司借此搞非法传销、有些给保险公司开假发票为生,这毫无疑问是要严厉打击的。
  12月,保监会下发《关于坚决遏制保险公司中介业务和保险中介机构严重违法违规行为的通知》,对保险中介涉嫌传销和非法集资、拖欠和挪用保费、销售误导、伪造保单、虚开发票等五项违规行为进行处罚。而据知情人士透露,鉴于目前中介市场两极分化的发展现状,明年对中介市场的监管将更为严厉。
  监管:出手防患未然
  2008年,保监会发布的规范性文件比往年都要密集:其中,涉及产险的文件12个,涉及寿险的文件12个,涉及中介的文件3个,内容包括险种经营、偿付能力、资金运用、公司运作等多个方面,主要目的就是防范风险、稳健经营。
  交强险自实施以来就倍受各界关注,对于其理赔限额、盈利模式的质疑不断。1月11日,保监会正式公布交强险责任限额调整方案。同时采取费率浮动机制,交强险的费率除了跟汽车种类和型号、交通事故率等挂钩,还同司机违章、区域等挂钩。
  在银保业务发展风生水起的时刻,银保双方在股权合作上的闸门也已打开。1月16日,保监会与银监会在北京正式签署《关于加强银保深层次合作和跨业备忘录》,明确指出商业银行和保险公司在符合国家有关规定以及有效隔离风险的前提下,按照市场化和平等互利的原则,可以开展相互投资的试点。此次开闸的意义主要在于商业银行获准投资保险公司。
  规范偿付能力在产险公司习惯低费率竞争、寿险公司热衷投资型险种的背景下显得尤为意义重大。7月10日,保监会正式公布《保险公司偿付能力管理规定》,确立由年度报告、季度报告和临时报告组成的偿付能力报告体系。保险公司根据不同的偿付能力被分为三类,对于不足类公司,将被采取包括责令增加资本金或限制向股东分红、限制机构扩张等9项监管措施。
  保险资金运用渠道再获放开。8月1日,国务院原则通过《中华人民共和国保险法(修订草案)》,保险资金首次获准投资不动产以及投资未上市企业的股权。
  在市场秩序监管方面,保监会先后下发《进一步规范财产保险市场秩序工作方案的通知》以及《人身保险新型产品信息披露管理办法(征求意见稿)》,要求从业务财务数据、条款费率、理赔、内控制度等方面规范产险公司实际经营;而对于热销的投资型寿险产品,则要求实行信息披露机制,严格规范演示收益率,使客户明白投保,规避销售误导等风险。
  此外,在规范改善理赔服务,设槛控制险种经营等多个方面,保监会“有形的手”频繁挥舞。2008年,银保业务限速发展,偿付能力成为焦点,监管费用顺势下调……监管部门顺应市场发展实际,为规范市场、营造良好发展氛围做好了指引。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