综述:中钢债务事件难成信用风险触爆点 但令钢铁业雪上加霜

作者 李文科

“今年以来,价格下跌行情之久和跌落幅度之大,超出业界人士的想象。”8月22日,在“第七届中国钢铁原燃料市场高峰论坛”上,中国钢铁工业协会副会长张长富直言行业正处于“高产能、高成本、低效益、严环保”的十字路口。

图片 1

来自中钢协的数据显示,今年上半年,中国86家钢铁企业的负债总额为
3.0189万亿,行业负债率达69.47%。到今年6月底,钢材综合价格指数降到98.52,与去年同期134.4相比,降低35.88点,降幅达到26.7%,成为近几年来最低的价格。

图为沈阳一家钢材批发市场,一名工人经过成堆的钢筋。REUTERS/Stringer

由于钢材价格指数是以1994年价格作为100来计算的,这意味着目前钢材价格是低于1994年的价格水平。

北京9月26日 –
对于中国钢铁业中首家陷入资金困境的央企,市场人士对政府是否出手救助中钢债务危机的看法居然惊人的一致,那就是“一定会救”。

3万亿元的总负债和1.3万亿元的银行贷款,让钢厂和银行一起走上了一条不归路。银行贷款还只是钢铁业债务危机的冰山一角。以钢厂为核心节点,诸多相关行业形成了一个又一个庞大的资金链条。截至今年上半年,86家大中型钢铁企业,应收账款1156亿元,应付账款4327亿元;应收票据1861亿元,应付票据4176亿元。

机构臃肿,扩张过快,杠杆过高以及管理不善等,这些都是行业人士给中钢集团贴上的标签,且他们大多认为,中钢要想恢复造血功能已经不太可能,但中钢破产倒闭的可能性也很小。

中国实体经济的第一个系统性风险正在逼近。一年前爆发的钢贸商资金链断裂冲击波,终于袭至钢厂的门口。

“毫无疑问政府会救,…企业倒闭在中国很难真正破产,何况是央企,实力还不错的地方政府都会救当地的民营企业。”骏时钢铁长材部代理部长陈亚亮指出。

产能过剩惊心

无论从宏观大环境,还是目前行业前景和供需状况来看,钢铁业很难恢复往日的辉煌,以贸易为主的业务结构更难以大有作为,中钢集团的“央企免死牌”被认为是政府救助的最大理由。而西城钢铁和海鑫钢铁就是先例,以规模而言只是中型钢厂,且都是民营企业,尚且均获得地方政府不同程度救助。

目前钢铁工业产能严重过剩、利用率降低已成为不争的事实。截止到2012年底,我国粗钢产能约为9.76亿吨,实际去年产钢量为7.17亿吨,粗钢产能利用率仅为73.4%。

中钢集团是排在国内前列的大型钢材贸易公司,头顶着就业、税收、稳定以及GDP贡献等诸多帽子,政府想要提供救助可以理解,但需要警醒的是,如果被救助的钢企不能恢复造血功能,政府协调下的银行贷款展期可能让银行陷入更大的黑洞。

与此同时,由于产能过大,产业集中度低,在市场需求下降的情况下,恶性竞争激烈。张长富介绍,目前,全国有粗钢产量并上报国家统计局的企业有470多家,其中100万吨以上企业达到174家,2012年前10家产钢企业粗钢产量占全国钢产量的45.9%,前4家仅占27%。

中国是全球最大的钢铁消费国和生产国,但经济增速下滑和结构调整令中国钢铁需求14年以来首次下降,且中钢协副会长王晓齐强调,国内钢铁产量和消耗量将不会随着经济成长而增加。

“在低端产品上,各企业产品品种、质量、规格无明显差距,处于同一水平,为了抢占市场,竞相压价,无序竞争;在高端产品上,这几年建设的生产线装备水平非常接近,产品结构雷同,未能实现差异化,缺乏合理的产品市场定位。”张长富指出。

需求不济加上环保重压下,产能严重过剩的中国钢铁业必须经受产能收缩、行业洗牌的过程,而政府的救助行为必将干扰市场驱动的优胜劣汰进程。

3万亿债务重压

北京一资深行业分析人士指出,中钢集团主营业务仍是以贸易为主,资金成本虽然低,但当前钢材贸易显然不是盈利很好的业务,且管理成本高,机构臃肿、风险管控不到位等问题积重难返,在充分竞争的市场,纯粹的贸易而言是很难跟轻装上阵的民营企业匹敌的。

3万亿意味着什么?这是今年上半年86家钢铁企业的全部销售收入的1.67倍,是这些钢厂利润总额的1327倍。

一家外资钢材贸易商人士也提到,央企贸易商一向是土豪作风,和其他贸易商的最大区别是对风险不敏感。虽然融资利率比外资的海外融资成本更高,但融资很容易,且授信数量大,所以使用起来不考虑风险值,往往杠杆比较高,风险也就成倍增加。而外资贸易商则很谨慎,每一笔投资都会跟自己的财务状况和资产规模想匹配。

中国规模最大的前10家钢铁企业中,首钢集团负债2845亿元,负债率超过72%;鞍钢集团[微博]负债1742亿元,负债率超过60%;河北钢铁集团负债2354亿元,负债率超过73%;宝钢集团负债2289.9亿元,负债率45.6%;山东钢铁集团负债1394亿元,负债率高达78.76%;华菱钢铁集团负债总额955亿元,负债率高达82%。

“即使是接受救助,或者银行贷款展期,中钢最后的结果恐怕是倒而不死,最后以其他方式消失。”上述北京的行业资深人士称。

中钢协副秘书长屈秀丽说,行业特性决定了钢铁业资产负债率整体偏高。通常情况下,60%-70%的资产负债率都属正常,如果超过了80%,就有问题了。

不过,可以肯定的是,中钢集团债务事件也给银行贷款敲响了警钟,银行授信不会像以前那么大方,逐步减少额度是大概率事件,谁也不愿意接手贷款逾期或者违约的“最后一棒”。

2013年上半年,全国有39家钢厂资产负债率超过80%,15家钢厂资产负债率超过90%。而资产负债率在50%以下的只有8家。

受益于铁矿石和焦煤价格下跌大于钢材跌幅,中国钢铁业二季度的盈利前景料好于一季度,但这已刺激中国粗钢产量连续上涨,夹缝中的中国钢铁业正在与时间赛跑,积累生存的能量。

更为严重的是资不抵债的钢厂已经出现。目前,全国有5家钢厂资产负债率超过100%。中钢集团控股的吉林铁合金有限责任公司,资产负债率高达111.98%。

**钢铁业雪上加霜**

钢铁业3万亿负债中,银行贷款为1.3万亿元。为此,全国86家钢厂在今年上半年,支付了406亿元的银行利息,是钢厂上半年22亿元净利润的18倍。

中钢债务事件可能不会是信用风险的触爆点,但一向以资金实力着称的央企被卷入债务危机的纷争,侧面折射出资本密集型的钢铁行业所面临的资金窘境,中钢集团债务事件将令钢铁业的融资环境雪上加霜。

借新债还旧债,是中国钢厂目前维持现金流的主要手段。但随着国务院对产能过剩行业调控政策的趋严,钢厂直接从银行贷款的通道正在被逐步关闭。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